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40|回复: 15
收起左侧

《轻浮的诗人》几个新与旧

[复制链接]
雨人. 发表于 2017-4-17 16: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雨人. 于 2017-4-17 17:04 编辑

《轻浮的诗人》  


我们都是轻浮的诗人
不如蜜蜂深入花朵
常被各种色彩迷惑像傻瓜相机
不像抱着玩一玩的艺术家
在底片中进行叠加、遮挡、旋转
呈现古怪的形式
让你重新打量这个再自然不过的世界
隐藏着你的噩梦。


《佛像》


刚毕业那年
我从小队施工回家。
看到楼下卖古玩的
挑了一尊如来。
十多年了
我天天用毛笔给铜像拂尘。
有一天
看了中央电视台的“鉴宝”栏目
我决定请专家鉴定一下。


假的!
但这并不影响我母亲上香。


《杯口》


困在玻璃的蚂蚁,沿着杯口逃生。
我当时在干什么?
接了一个电话
是妻子打来的。
问我孩子可好,作业做完没有。
我突然想起电话一直没有人来修。
这几天
我忙于给两边的树修剪。
砍去向左、向右的倾斜,
只留下向上的路。
早晨,我从楼上探头看到楼下的樱花树
一团粉白——
是那种小女子的白,不是一轮明月的白。
开在老枝丫。
三月,春分时节,地下的虫子蠢蠢欲动。
诗人怀春
平原上凸出的坟头,一个强指的符号。
远在东北的朋友
毕业后一直没有见面,十多年了
活着,
直到有一天,一个同学告诉我你死了。


《对一颗柳树的观察》


一步棋有七八种走法,花瓶在一天之内挪动三四个位置。
壁虎吃掉飞蛾只需一瞬。
逻辑陷入混乱,用直尺衡量柳树——
你看有那么多的柳枝
过于柔软。


鹦鹉


走在老城的街道
大雪让一切陷入混沌。
我怎么也无法从叶子的背部爬回绿色的表面。


屋檐下的冰凌像光明的乳房。
滴落的水滴
她眼看着他被波浪淹没。


我感觉到死亡的到来
就是鸟儿从身体飞走的那一刻。
儿子刚长出两颗门牙多像热带雨林中巴西的鹦鹉。


与鱼有关》


我梦遗,非法闯入
被判有罪。
靠什么证明
处女膜
一捅即破。


《扮演》


你学习哈姆雷特在戏剧中扮演
是性还是爱?
是青春还是衰老?
他假装
接吻。
“悲剧在于同一件事发生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
他的到来不是时候。”


第十位天使
有蜂鸟一样长的喙
窥探粉红的花蕊。
“我偏爱于月季的低俗”
她是一个不装饰不漂亮的女孩。


在南方小镇。
我听她小便的声音。
对面,金色教堂的尖顶闪闪发光。
她的高潮引领我
触及死亡。


窗外的排水管
哗哗流了一夜。
一些事正在发生
在路上。


我想起舞台上的下雨装置
制造彩虹。
娃克为了迎接2008北京奥运
拍摄2008对夫妻。
尽管涂抹胭脂,那些金婚的老人
依然暴露
尸体的寒冷。


《苍蝇》


几人在樱花树下饮酒
赏花。作乐。
忽而,命我等移至厕所宴饮。
我勃然而起。
旁者愕然:你忘了你亦是营营之辈。


《潜行者》


苏格拉底临刑前
对弟子说:我欠邻居家的一只公鸡,你替我还了。
读到此处
我哑口无言。


解释是多余的。我和贝贝席地而坐。
三月的阳光。
空旷、安静的通道。
建于六、七十年代红砖斜坡顶的平房。
一座最后的建筑
就要拆掉。


现在问题是:诗写不坏了。
不像当初“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
无所事事的人多好。
到处走走。


我羡慕抹园有苹果一样简单的外表。
写下的诗句
曲曲折折如虫子钻洞。
沙马穿着西装给我感觉像乡下人进城。
可读他的诗轻飘飘的
妙不可言。


在这期间我先注意到
是一辆重型吊车轰隆隆开进。
后来是一辆黑色铲车。
再后来是一辆警车呼啸而出。
大门外
有几匹枣红马拉着板车上的钢圈。


去年
下班时与它平行
对视。动物般温柔的大眼睛
扎了我一下
我赶紧回避。


屋后,对着水龙头喝水
在钢管上练习平衡术。像小时候
几个人比赛。
那时人们真腐败
任由美国运来的红松彻底腐烂
长出蘑菇。


事情总是这样:
开始时是谈诗
后来不知不觉转向女人。
这是海棠花
只观赏不结果
张伯芝很漂亮。


天神也有厌倦的时候
那样天空就会被遮住。
这时需要女巫
跳脱衣舞。
他禁不住掀开天的一角
天空现出光明。
地下,人们跳舞、狂欢。


接到老同学打来的电话
卡拉奇的女人都戴着面纱
很无聊。
现在回到重庆总部上班。
回想起在东北上学的四年很快活:
看看电影。
到图书馆读书。跟踪某位少女。


阿力还好吗?
给他父亲打电话好像不想让我知道
疯了
炒期货时为了一个女人。
有一次出差
在郑州见他手上开始长白斑
我就知道拔不掉了。


《乡愁》


我相信。
“相信”意谓什么?
地突然裂口,把相和信分开。
一个是地址,另一个是信封。
  

你坚持。
坚持一直望着蓝天。
但你坚持的东西
一不小心会让你掉进。
我对“理想”
一直苦思冥想。
这个词的意义是不存在的。
只存在
在使用之中。


我解释。
我不是骆驼。
我不是狮子。
我不是雄鹰。
仅仅在玩弄词语的游戏。


我对“红”字
很敏感。
野兽对红颜色很恐惧。
我更偏向于幽暗
但不是完全的黑。
如同我是左撇子
更习惯用右手写字,但我不是右倾主义。


我不反对制造符号。
总要往脑袋里塞点东西
不能让它空转。
比如:
这颗桃树感冒了
传染
给我颜色
做工程绘图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允许发生的
可它出现在儿童剧中。


你了解。
了解什么是“酗酒”?
就是用一生喝的酒在短短的时间喝掉。
就是以求速死。
一生谨小慎微的父亲
在酗酒中获得自由。
在癌症中解决困境。


我放弃。
放弃就是对自己的限制。
但不是死亡
限制在木框。
我把父亲的骨灰撒在江水
没有埋在故乡。


在一个句子里:
上帝。奴仆。鲜花。大粪。
没有区别。
但这只是我的想象。
有一次
我告诉儿子他吃的是“羊”肉。
其实是狗肉。
因为儿子很喜欢狗
我不能说。


《一团烂泥》


这一团烂泥
那么软,那么多可能性
揉在一起
我看着它
想想表现的形式
某人或某物
并选择其一
要阻止它
既不这样,也不那样 。


《减法》


案上的芒果变轻,他在人群之中
磨损,舌头流行溺水的
一天,语法中说“了”字代表过去,即
事件已经发生,比如说
减去衣服和声音。


《窗外》


读书时
我讨厌窗外
有人放烟花。
如果烟花瞬间卡在那里了呢?


如果那样,我就不用回忆
不用想着窗外那几株
司空见惯的桂花树。


《瓶盖》


小鸟唧唧
窗台上摞起一层层用过的纸杯
废弃的烟头。
擦去唇上留下醒来后的苦味
镜子里的人是谁。
手指不经意碾死书上的爬虫
它太小,天空太辽阔。
我太脆弱
身体不能进入
黑暗的淤泥,打开密封多年的瓶盖。


《读经》


天黑了我在弯弯曲曲的小巷奔跑
父亲落在坑里。
过往的人留下明片,写满了形容词
却找不到一个命名。
我疾呼
小鬼一下跳出妈妈的身体。


妻子陷在韩剧中
我在芭蕉树下读经,宽大的叶子正适合书写。
洋洋躺在地上
用小手扒着落叶,学海豚。
我需要猛干一口
忘掉来世。


《暗叶》


月光下
房子像沉入水底巨大的棺椁
吐着蛇信。


肢体残缺的梧桐
在夏日浓密的绿叶下
暂时获得平静。


把我留在外面
白塔悬置
有时被水杉遮蔽有时暴露无遗。


看看风中翻动的暗叶
露出鲜艳的内心
十多年了我一直戴着眼罩安于生活。


《父亲》


父亲!
守夜那一天
我一直睁着眼睛
生怕睡去
人们常说越是亲近的人
越是害怕
我的哲学思索
就是从那一天开始。


父亲!
听我妈说你病重时
还放心不下
因为动乱
每天都看新闻
念叨
路过北京的我。


父亲!
临终时我没来得及赶回你身边。
我上学那会
为了多给我寄些钱
你抽着劣质烟
喝着劣质酒。


父亲!
现在梦中我还经常
梦到你
还和往常一样
既陌生又熟悉。
就像小时候
驮在你背上
我只看到你的后背
从不曾真正了解你。


《隔离》


我越来越情绪化的东西
生活在水里的美人鱼
无法与你分享。
我试着说出
到达烟花的高度,我害怕了。


一个曾与我相伴的哺乳动物
对于路过的人:
“它”被埋葬了。
而对我来说:
毫无疑问,她只是走了。


《剥夺》


贝贝打来电话:
一个人坐着,想找个人聊天。
我骑车赶到。
喝着啤酒,望着窗外:
谈起一个上吊的女人
前几天
还和他坐在这里。
是在厕所
她的丈夫和孩子正在客厅看电视
也许声音太大
听不到凳子倒地的声音。
回来的路上
我看见几棵被剥光皮的树堆在一边。
突然感觉:
像当众被人扒光衣服。


《笑靥》


在非洲长期观察狒狒的肢体语言
十年后
他回到纽约
发现人们百分之九十的笑容和语言
都是假的。


《状态》


早晨欲望的苹果
赶在你之前
在晨曦中
忧伤


终于在你的一瞥中
我变成三叶草。


《交错》


在阳光照耀秋后的下午
我观看园子里的树有些变黄有些依然碧绿。
广州还处在夏天的气温
姐姐躺在手术室里等待麻醉师的针刺。


先接到单位催款的电话
后来打了一会排球
再后来骑车下班去食堂买两个馒头。
时间从上午的十一点半到晚上的六点半
我按部就班做着一切
好像我生活在另外一个星球。


《日历》


你拿起桌上的《圣经》
问我:旧约与新约有什么不同。
一个是“必须”
另一个是“请求”。
只是语气不同
过来人都知道:妻子与情人的微妙。


我的工作是看着窗外并记录下来:  
一只黑喜鹊落在草地
啄虫吃。
前天,割草机就把虫子赶走了!
一群人抬着一台机器
进入走廊。

《大多数时候》


我一整天盯着蚂蚁
看它在花盆的枝杈间匆匆爬行
它绘制的地图
一定与另一只爬行的蚂蚁不同。


贝贝在鱼缸里养蝌蚪
想看一看嬗变青蛙的场面。
就像刚才你还和我谈杨黎谈诗歌
过一会我就为了孩子打了一架。  

1339089613 发表于 2017-4-17 21:10: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想起在东北上学的四年很快活: 看看电影。 到图书馆读书。跟踪某位少女。  哈哈哈,很有生活的味道
1339089613 发表于 2017-4-17 21:10: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感到 有点伤,有点痛 有点不知不觉 一样的太阳一样的躁动 这样的沉沦 也无人可诉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4-17 23:30: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里面有好东西,学习!
 楼主| 雨人. 发表于 2017-4-18 09: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1339089613 发表于 2017-4-17 21:10
我感到 有点伤,有点痛 有点不知不觉 一样的太阳一样的躁动 这样的沉沦 也无人可诉 ...

谢谢兄弟有同感!
 楼主| 雨人. 发表于 2017-4-18 09: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4-17 23:30
里面有好东西,学习!

谢谢黄勇!多批。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4-18 09: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剥夺。。。看了有恐惧感
 楼主| 雨人. 发表于 2017-4-18 11:24:33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4-18 09:21
剥夺。。。看了有恐惧感

读了有紧张感就好,说明这首基本成立。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4-18 18: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雨人. 发表于 2017-4-18 11:24
读了有紧张感就好,说明这首基本成立。

是写的太好了,这首诗。细思极恐。。。有时候生活之中人们就是这样麻木的状态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4-18 18:47: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读一遍,特喜欢《佛像》《笑靥》,很多人把诗往繁杂弄,殊不知这样自然轻巧的才具有杀人的锋刃。
 楼主| 雨人. 发表于 2017-4-19 09:3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4-18 18:47
又读一遍,特喜欢《佛像》《笑靥》,很多人把诗往繁杂弄,殊不知这样自然轻巧的才具有杀人的锋刃。 ...

我也赞同。有时写诗过于推敲反而不好,偶尔率性为之能出好诗。
 楼主| 雨人. 发表于 2017-4-19 09:35:10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4-18 18:22
是写的太好了,这首诗。细思极恐。。。有时候生活之中人们就是这样麻木的状态
...

所以诗人要保持对世界的陌生感和好奇感很重要。
沙沁 发表于 2017-4-22 01:39:03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节中留下的是个人的生命痕迹。雨人是论坛老人,诗歌却在新生!
 楼主| 雨人. 发表于 2017-4-24 09: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沁 发表于 2017-4-22 01:39
细节中留下的是个人的生命痕迹。雨人是论坛老人,诗歌却在新生!

谢谢沙沁!语言不落俗套,必须有自己的观察和感受,与优美无关。
云垂天 发表于 2017-4-24 11: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状态还是那般的好。问好雨兄。
 楼主| 雨人. 发表于 2017-4-24 16:36:44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垂天 发表于 2017-4-24 11:39
不错,状态还是那般的好。问好雨兄。

谢谢垂天!好久不见,问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7-23 12:45 , Processed in 0.32192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